内蒙古时时彩直播开奖
中國
 
English  | 中文   | 日本   
  我們的服務
報表審計
專項審計
專業審計
咨詢業務
涉稅業務
資本驗證
代理記賬
  聯系方式

地址:南京西路1376號上海商城東峰438室
電話:021-62797588
傳真:021-62797668

地址:斜土路381號305室
電話:021-53016749
傳真:021-53016749x26

地址:上海浦東外高橋保稅區華京路8號436
電話:021-53016742
傳真:021-53016742-26

  新聞中心

[ 2011-7-21 11:35:54 ]

繼中小企業標準劃定之后,國家工信部正在會同國家稅務總局、發改委等相關政府部門加緊醞釀對中小企業的幫扶政策,而降稅減負則成為此輪幫扶政策的重中之重。

“減輕稅負已經在較大范圍內達成共識,并提出進一步做好企業減負工作的意見和建議,可能涉及取消和停止征收的行政事業性收費超過100項。”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工信部官員7月15日向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透露。

然而,記者在走訪調查中了解到,部分中小企業對此次“降稅減負”政策熱情度不高,原因是“現在企業稅負名目繁多且稅項瑣碎,而且稅務機關和企業之間有不少貓兒膩,減稅政策能否讓企業真正降負值得懷疑。”

稅負繁重逼企業“合理避稅

“此前媒體也曾披露,一些小業主不偷稅漏稅已無法生存。更有私營企業主在網絡上發帖曬稅負,如果規規矩矩把所有該上的稅都上完,那么結果將是近乎于白干。”老曹說,“從我的廠子和一些朋友的情況來看,這一點都不夸張。”

7月15日,吃過午飯的老曹躺在辦公室的座椅上。

這本是他一天中最享受的光景,但一想起下午要去辦稅,就不由得心煩起來,因為不久前他聽說自己工廠的稅額可能要重新核定,肯定比現在高很多。

老曹繳的稅是當地稅務機關核定的固定稅額。“起先是每月5000元,刨去進貨成本、人工、水電、租金、辦公等各種費用,能保本就不錯了!”他邊張開手指比劃邊向記者嘆道。

對于老曹這樣的微小型企業,稅務機關多會采取定期定額征收方式。

老曹順勢指著窗外一車正在搬運的掛面,耐心地解釋:打個比方來說,我們要按照不含稅銷售額以3%征收率計算繳納增值稅,它的標價是1030元,不含稅的銷售額為1000元,那么這車掛面應繳納的增值稅就是30元。另外,還要按照增值稅額的7%征收城建稅,增值稅額的3%征收教育費附加。

“這還沒完。”老曹繼續說,核定稅額中還包括個人所得稅。

個體工商戶每一納稅年度的收入總額減除成本、費用以及損失后的余額為應納稅所得額,適用5%至35%的五級超額累進稅率。

“至于要繳多少稅,就要看你的流水是多少”。

老曹當初一得到消息馬上找來和當地稅務機關熟識的一位親戚,除了送“紅包”之外,一場價格不菲的飯局下來,他每月所繳納的稅額從5000元左右降到了3000多元。

現行《增值稅暫行條例》有起征點的規定,即對個人銷售額未達到規定起征點的,免征增值稅。其中,銷售貨物的起征點為月銷售額2000元到5000元。

老曹當時為了弄清楚繳稅的事,沒少花心思琢磨,現在已經“門兒清”了:如果想免稅,在稅務機關核定定額時,必須提供足以說明生產、經營真實情況的證據,證明銷售額未達到起征點,到時稅務機關會專門發一份書面通知書過來。

“其實當地相當一部分個體戶都和我一樣,總是千方百計地想盡一切辦法在少繳稅甚至不繳稅上動腦筋,說白了就是偷稅漏稅!”老曹說。

“此前媒體也曾披露,一些小業主不偷稅漏稅已無法生存。更有私營企業主在網絡上發帖曬稅負,如果規規矩矩把所有該上的稅都上完,那么結果將是近乎于白干。”老曹說,“從我的廠子和一些朋友的情況來看,這一點都不夸張。”

從商11年、跟眾多中小企業的老板打過交道的河北商人馬建領告訴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:“幾乎所有老板都是在通過各種‘小動作’來達到避稅的目的。通過各種途徑尋找發票,進行成本抵扣,就是‘合理避稅’的方式之一。”

物流行業樣本:同行業不同稅,重復繳稅嚴重

讓李磊困惑的是,現行的物流業營業稅稅率分為運輸類和服務類,分別為3%和5%,“這就出現了同行業不同稅的現象。”

中小企業不僅稅負繁重,很多領域還存在同行業不同稅、重復繳稅等問題。

“物流行業的稅一直很亂,同時這個行業的企業繳納著不同的稅,這是目前困擾沈陽物流企業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。”7月15日,沈陽一家小型物流公司負責人李磊(化名)在接受《中國企業報》記者采訪時說。

談到具體稅種時,李磊稱“目前問題最突出的是營業稅和過路(橋)費用”。

沈陽多家物流公司相關負責人均表示,目前困擾沈陽物流企業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,便是營業稅和過路費用。

讓李磊困惑的是,現行的物流業營業稅稅率分為運輸類和服務類,分別為3%和5%,“這就出現了同行業不同稅的現象。”

“物流行業其實是屬于服務運輸類行業,如果按照劃分運輸類營業稅和服務類營業稅的話,那稅務機關能直接逼著我們把稅率繳到5%,那肯定沒人干。誰都想只繳3%的運輸類營業稅,究竟怎么操作,就看自己的關系和人脈了。”李磊說。

這還遠遠沒有結束。

如果李磊的公司采用第三方物流,將業務外包給另一家企業來做,“那么,我和承包企業都需要繳營業稅,這屬于重復繳稅。”

“如果降低物流行業的營業稅,統一為3%,也很難在短期內快速反映到貨物價格上。就以從沈陽到山東運送白菜為例,每斤白菜到達目的地的價格約為0.151元,一輛載重10噸的貨車,一趟下來純利潤約為200元,那么即使降稅也僅有幾元錢,很難在終端零售價上體現。”李磊說。

減稅細則亟待細化

除了老曹所提及的企業所得稅外,業內專家認為,我國也可以通過減免增值稅的方式降低企業稅收負擔。

在老曹看來,對企業而言,最重的稅收負擔集中在企業所得稅這個領域,“我真心希望政府能在企業所得稅方面做出調整,并對中小企業給予一定優惠。”

除了老曹所提及的企業所得稅外,業內專家認為,我國也可以通過減免增值稅的方式降低企業稅收負擔。

目前中小企業稅負涵蓋項目較多,稅負仍然較重,以建材行業中小企業為例,其所需承擔的稅收包括增值稅、企業所得稅等。

中國社科院財貿所稅收室主任張斌(微博)認為,我國增值稅歷經多次改革,原有的生產型增值稅模式已轉變為消費型增值稅模式。

“轉為消費型增值稅后,企業購進的機器設備所含的增值稅允許在銷項中扣除,但增值稅依然存有減稅空間。對企業而言,增值稅改革為降低企業稅負提供了最大可能。”張斌說。

張斌表示:“雖然增值稅已設置為消費型增值稅,允許企業在購進機器設備時從銷項中扣除,但這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消費型增值稅。”

張斌提出,消費型增值稅允許納稅人在計算增值稅額時,從商品和勞務銷售額中扣除當期購進的固定資產總額,固定資產總額包含機器設備的同時,也應該包含廠房、建筑等基礎設施,“這些基礎設施應該同樣允許從銷售額中扣除,進一步使企業稅收負擔減輕。”

對如何將減免中小企業稅負的問題落到實處,中投顧問宏觀經濟研究員白朋鳴表示,要降低中小企業稅負,需要政策細則落地,具體制定稅負標準時,應防止“一刀切”,并可以實行優惠稅負條件,對具有發展潛力的行業和企業實行稅負優惠條件。

“我國中小企業在選擇組織形式上差別各異,因此在盈利水平上也各有不同,這就表明在征稅過程中要分行業、分區域進行設定,以達到鼓勵行業發展、優化行業結構的目的,進而保障各中小企業的利益。”白朋鳴說。

 

 
    首 頁  |  關于華安  |  新聞中心  |  我們的服務  |  人才招聘  |  聯系我們
@ 2009-2011 上海華安財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
内蒙古时时彩直播开奖